援鄂女护师张静静抢救无效去世 丈夫援非未能赶回


巴考:我们现在正在统计大学内部的各项支出,各院院长正在与我们沟通,尽可能限制支出,并查清哪些方面的收入来源会有所减少。

问:您给哈佛师生发邮件告知病情后,收到怎样的反馈?

问:被确诊阳性后什么感想?

巴考:其实我们一直都很谨慎,所以被确诊后有点惊讶。因为阿黛尔和我在开始出现症状之前,已经近10天没有见过别人了。我们被完全隔离在家,我本人有自身免疫病,很容易受各种感染。有人好奇我为什么要做核酸检测,我的自身免疫病就是原因。

以下为节选的对话实录:

问:回头看,哈佛是什么时候开始监测新冠病毒的?

巴考:我们收到上千封来自学生、教职工和校友从全球各地发来的问候,很感动。

不过,一个好消息是,确诊感染新冠病毒2周后,哈佛大学校长拉里·巴考及其夫人阿黛尔4月6日宣布痊愈。

巴考:我一直忙着处理电邮,没什么机会读有趣的东西。

这场危机比2008年经济危机更困难